璃·不是什么好人·粘锅的咸鱼·反季节战士·夜【开学各种弧】

这里必看!!禁止转载文章,目前只在lof上发过文,如有在其他地方看到请告诉我并随手点击举报谢谢!lof内部未经允许也不能转载。
总之就是文章都不能转载。说复杂了看着也烦。

米娜桑好!这里是聪明可爱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的佛系生物璃夜(臭不要脸一波)。有多重人格,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今天是哪一种人格。我还是个戏精,经常可能会和你尬演(什么鬼!)同时,也是个心不灵手不巧的老废物。。。
乙女文萌新写手,偶尔也可以当当树洞,不触碰底线很好说话。
梗大部分来自于我的生活,文笔小学生各位见谅!

当当🌟🌟🌟!想扩列的小伙伴看这里!
璃夜的QQ是:2689391256🌟🌟🌟
申请好友的时候请告诉我是lof扩列,我好分组并同意,顺便告诉我怎么称呼你,不然到时候特尴尬!

从今儿起,我也是有绑画的人了!@ice_tofutofu,我们可爱的豆腐ヾ(✿゚▽゚)ノ

头像确实是我本人,是18.10.1出的帕姐!背景为18.7.28出的黑手党雷

给各位喜欢我文的小伙伴比小心心!谢谢你们!❤❤

我真是茨木的女人
一个足球队的茨球

【阴阳师乙女】苍风

★一目连单人向

★刀子

★ooc日常

★璃六岁上线

★意识流

★特别迷

        八岐大蛇出世,整个平安京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,而作为阴阳师的你又怎能坐视不理。正当你准备收拾东西带着式神们出门上前线去时,一目连将你拉回了房间。你不解,疑惑的看了看他,原想着他大概是有小脾气了吧,随便安慰了几句后,你绕过他想要离开,可刚到门口便被他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  “一目连你到底怎么了!”你火了,这是你第一次对他发脾气,他没说话,霸道的将你拉过吻上了你的唇,那是他从未有过的强势。他的舌灵活的撬开你的贝齿,将一颗不知名的东西送入了你的口,触碰到舌的一瞬间还有丝微苦。不知怎的,困意来袭。他那带着悲伤的祖母绿眸子是你晕倒前见到的最后景象。

      “连…”

      “好好的,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你从梦中醒来已不知是何时,妖刀姬担忧的看着你,见你醒了转为欣喜。你扶了扶有些沉重的脑袋,艰难的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 “妖刀,我睡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 “约…两个时辰…”

     什么!两个时辰!妖刀的话刺激着你的神经,二话不说,你拉开门冲了出去,眼前的景象让你恐惧。原本繁华的街道此刻破败不堪,曾经晴朗的天空此时乌云密布,压抑着每一个人。你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,看着身边的石像,那是你同僚。封印八岐的…代价,太大了。你暗自悲伤,一目连的缘故,你躲过一劫,可现在的他又在哪呢…

    不远处,打斗声吸引了你的注意,你一路奔过去,是熟悉的背影,可那模样,却不是熟悉人的样子。你跑过去,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你,转过身漠然的看着你。同样是碧色的眼眸,可那里面,只有彻骨的冰冷。

    “连…连…?”

    还是那熟悉面容,到感觉又不是他,你试探的喊了他的名字,代替曾经温柔笑容的,是现在冰冷无情的话语。

    “汝,为何人。”

【阴阳师乙女】关于他浓密的……毛

★ooc成山

★脑洞源自刚刚我看bilibili时的弹幕……

★过几天就考试了……

★选好自己心仪的棺材然后躺进去盖上盖

★偏题ing








Ver.茨木童子

     在你眼中,茨木就像大型毛绒玩具一样,尤其是那一头蓬松的白发,特招你喜欢。无聊的时候,你就抓着他的毛开始各种编,他也只能无奈的乖乖坐着。

    “哼哼哼~~茨木的毛真棒!摸起来好舒服嘻嘻~~”你抱着茨木的毛蹭了蹭,大妖好像有些不满,金色的眼瞳渐渐染上了一层怒意。

     “所以,你喜欢的是吾的头发?”

     “才不是!我最喜欢茨木了!永远都喜欢!”

    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大妖也没再说什么,任由你摆布。之后,玩累了的你靠着他坚实的后背盖着他的毛便睡着了。茨木坐着,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  “吾想去找挚友……可吾媳妇现在靠着我睡着了。怎么办!算了,还是让她睡吧…”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酒吞童子

     大江山组的毛可是出了名的多,看看茨木就知道。再看看酒吞,emmmmm!毛也一样多呢!不过这反重力的发型到底是个什么鬼…你盯着酒吞看了半天,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。酒吞则端着酒,一脸懵逼的看着你。

 

     “喂女人,你干嘛一直盯着本大爷。”被你盯得发毛的酒吞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,你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 “emmmmm…就是在想酒吞你的毛为啥这么多啊…”

     “切,一天到晚都在想这些无聊的问题。”说着,酒吞伸出手戳了戳你的脑门。

     “有时间想这些破问题,还不如陪本大爷喝酒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荒川之主

     荒川虽然头上的毛不多,可衣领上的毛可深得你喜爱。你最喜欢的事便是窝在荒川怀里蹭他领子上的毛,虽然荒川没有说什么,可他真的已经忍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 “汝就这么喜欢吾领子上的毛?”

     “唔…是啊,荒川衣领上的毛软软的可舒服了…”

     “不过…”

     “荒川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 你埋头于他的衣领,并未注意到他脸颊染上的绯红。

      “真是…败在汝手上了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玉藻前

     说到毛,怎么能少了大舅呢!辣么长的头发,再加上那大尾巴!人间极品好吗!看着刚刷御魂回来的玉藻前,你毫不犹豫的从后面扑过去抱住他,想给他个惊喜。

     “大舅!欢迎回来!”

     似乎是被你吓到了,玉藻前先是一愣,然后又转为对你那宠溺的笑。

     “小姑娘突然抱过来,还真是吓到我了呢。”他笑着,用手中的扇子轻轻点了点你的头。你抱着他的尾巴,说什么的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 “超喜欢大舅,超喜欢大舅的尾巴…人生值了嘻嘻!”

     “哎,你个傻丫头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Ver.大天狗

     大天狗掉毛这事让帚神叫苦不堪,每次打扫完他的房间,都能扫出一堆的羽毛,而这些羽毛,全被你放在了单独的小房间里。遇上大天狗外出的天,你都窝在那个小房间里,等到大天狗回来,就要把你从那堆羽毛里拔出来。对此,大狗子表示十分的无奈。

     “大人?”

     “唔…狗子你回来了…”

     “嗯,吾回来了。”

【魔道乙女】

★ooc日常

★bug特多

★私设成山

★别说了都是我看零惹的祸

★配合BGM《Higanbana》食用更佳🚬🚬🚬🚬






Ver.蓝曦臣

      生为灵柱,死为怨灵,多么的可悲。没办法,这就是命啊。现在站在他面的,是作为怨灵的你。你一袭黑衣,腥红的双眼静静的盯着他。周身弥漫着浓重的怨气。

  

      “夫人…”终究是碰上了,蓝曦臣提着朔月楞在了那。调动灵气护着自己以免被怨气所伤。面对自己的爱人,这叫他如何下得了手。你缓缓抬手,周围的怨气躁动着,忽一下向他袭去,蓝議臣敏捷的跳开后冲向了你,你侧身躲过,却因那淡淡的梨花香失神。那站在梨对下冲你笑的人到底…是谁。你愣住了,可朔月依旧没入了你的身体。你抬头,看见了他俊美的险此时是那么的苦涩。

       “曦臣…”终于,你想了起来。那个自己可思夜想的人,原来就在面前啊。你轻轻启唇,没了那时的厉气。有的,只剩对他的温柔。

       “夫人,你…”他便咽着,朔月因颤抖而落地。蓝曦臣一把抱住了你啜泣着。你静静的靠在他怀里,泪无声的落下, 可灵是没有感觉的,就连眼泪也是没有温度的。

       “夫人,对不起…”他自责的说着,他责怪自己没能保护好你。长久积压在心中的痛苦此刻尽数爆发了出来。你拍着他有背轻声安慰着他。怨气消散,你也恢复了原本的面貌。

       “曦臣,我从未怪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可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此生,能遇见你真好。”你的身体渐渐变为一缕缕流光,,悄悄的消散在这黑夜中,分离,大概是免不了的吧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要,别走。”他哀求着,但依旧无法阻止你的消逝。你笑着,笑得很幸福。世间美景,不及你笑容半分。

       “涣,下辈子,我还想做你的新娘…“流光消散,-切归于沉寂。要是能有下辈子就好了。你不甘,奈何敌不过这悲惨的命。

       ”好,下辈子,涣只许你一人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薛洋.

     “人啊,可真是脆弱。”薛洋心想着,手轻轻的描摹着你碑上的字苦笑着。

     “人啊,真的很脆弱呢。”薛洋倒在血泊中安静的闭上了眼。三途河畔,彼岸花蔓延至天际,薛洋一袭白衣坐在河边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 “还不准备投胎?”

     “闭嘴!你这家伙吵死了!”

     “都等多少年了还执述不悟啊。” 引魂人自顾自的说着。他就痴痴的望着远方并未做答。这么久了,那系着红绳的铃始终有动静呢。

     “生前你等了我这么久,现在换我等你又有什么呢。”却不知所思者不归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江澄

     身有而魂散,现在的你不过是个失了魂的傀儡。只会呆呆的跟在江澄身后,没有感觉,也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 “你啊,笨得把自己的命都丢了。”江澄看着双眼无神的你温柔的说着。时间似乎没在你身上留下痕迹,可他却憔悴了许多。现在的他即使笑,都是那么的苦涩。

     “没事,我会等你。等到你笑容重现。等到你回来。”这样直白的他实属少见,与平时口是心非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化。要是你还在,此时应该会开怀的笑着吧。不知为何,泪悄悄的从他的眼角滑落。本知你早已逝去却依旧自欺欺人的说你还活着。

     “她还活着,她一直都在.”



















Ver.温宁

     “红色真的很美呢…要是蝴蝶也是红色的那就好了。 ”

   

      看着面前的红蝶,温宁想起了你生前你一袭红衣起舞宛若红蝶翩翩。本是一代佳人,奈何生不逢时姓了温,早早的离开了这人世。

     “姑狼,红蝶真的很美呢…“就像你一样。

    说看想陪你到天荒地老,可半途我便失了你。此生,谁又能与我共睹这世间繁华。

















Ver.金凌

     巫女,本就是祭品。不过能在这见他最后一面已经足够了。你笑着,匕首刺入了你的后背。

     “住手!”金凌大喊着,可仪式依旧进行着。他想上前救你,奈何被其他祭司拦了下来。

   

     匕首抽出染着血色,你轻轻启唇说着什么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脱力落入箱中,激起了黑色的水花。侍者关上箱子,你彻底陷入黑暗。既使绝望,也没有力气再做挣扎。

      人群散去,独留金凌一人呆呆的楞在原地,泪弄花原本好看的脸庞。他机械的走向你的箱子,走到箱边一下雍坐在地上靠着箱子失声哭着

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”

  

      “不要,不要道歉…不要…”仅存一丝意识的你听到他的哭声泪也不禁流出,手颤抖着覆上箱壁,想感受他的温度。

      “阿凌…要,幸福啊…”最终你还是不甘的闭上了眼,不求你陪我,只求你余生安好。

     “真的,好喜欢阿凌!”

     明知前方是终焉之地,可那时的你,笑的却是那么的幸福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零给我的灵感真的是…

太得劲了!

全是刀子嘻嘻嘻。







【魔道乙女】春风又绿江南岸

★ooc依旧不解释

★意识流瞎写不解释

★不想更文不解释

★好了我要盖好自己的棺材板了






     

Ver. 江澄

      东风起,纸鸢飞,沉睡了一冬之久的莲花坞欣欣然醒来。你站在码头边望着远方的群山上星星点点的新绿。

      “才初春就穿这么少站在这不怕感冒吗。” 江澄走过来为你披上披风。你一歪,不偏不倚的靠在了他怀里。他紧紧的揽着你的肩,好看的杏眸中满是对你的无奈和温柔。

      “晚吟!”

      “说。”

      “超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  “不喜欢我你还想喜欢准。”他嫌弃的说着,脸上却挂着宠溺的笑,严厉的他唯有在你面前才会这么柔情似水,这也是他对你的特权,口是心非的伪装只因你一笑而完全崩裂。

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 蓝曦臣

      云深不知处的后山是个人迹军至的地方,趁看休息,你家蓝大家主带着你来踏青。

      清晨的空气带有些许泥土的清香,枝对上挂着凝结的珠。阳光穿过叶间落在露珠上,好似从间的星尘。你与他原本并排走着,但你像是想起了什么,一下子跑到前面去与他拉距隔离后转过身笑盛盈的看看他。

     “ 蓝——曦——臣——我——喜——欢——你——!”你扯开嗓门向他大声的喊着,温文尔雅的他有些惊讶,却很快又恢复了往日平静的笑容,还带有一丝的无奈。

      “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…”但为你破例又有何不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温宁

      你同他游历天下,四海为家,终究无法忘怀故乡的你还是到了那。

      小河畔,杨柳岸。你坐在小桥石栏上凝视看这熟悉的景象,春风扬起你的乌发,你也无心搭理任由它随风舞。温宁站在你身旁静静的护着你,

      “姑娘的家乡很漂亮呢。”

      “是呀是呀,我从小在这长大, 这可漂亮了!过段时间各种花开了更漂亮!”提到自己的家乡你毫不保留的赏美,着看到你这激动的样子,温宁掩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  “呐宁宁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 “我们就在这要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只要是你所希望的我都会答应。

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金凌

       春风又绿江南岸,那岸说的就是他。每次和你出来你都一身男装,那英气勃发的样子完全不输于他,惹得那些姑娘个个驻足。居然还有故意来撞你然后将荷包塞你怀里的 。算算看,加上面前这个姑娘,已经是今天扶的第九个了。终于金凌忍不住了,把将你拉起后拽着你走到小巷中一下将你壁终在墙上后怒视着你,那样子活像只炸毛的猫儿。

      ”以后出来,不许再穿男装!”

      “男装这么方便,为什么不让我穿!”你当然知道原因,故意装傻想看他的反应,没想到他居然如此恼怒,这让你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 “ 你是我的人!不许你去管别人!”

     “哦~原来阿凌吃醋了呀!”

      “谁谁谁谁谁吃醋了!我、我没有!”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绯红。看来被你说中了呢,你坏笑着,内心十分的高兴。

      “好啦,我答应阿凌以后不穿男装了好不好~“

      “你更敢再去招蜂引蝶的,我、我就打断你的腿把你关家里不准出来!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 薛洋

      不知已过多少个春秋,像是习惯一般,薛洋又回到了这伤心地。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般平静安宁。站在其中的他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。微风拂过, 引得腰间那银铃直响,而他只是痴痴地望着远方。有种说不出的悲凉。

      “洋洋。”

      他猛回神,却发现一切如旧。唯有被吹落的片片花瓣飘入河中点起阵阵涟漪。

      春风汉绿江南岸 岸边不见依人归。


















好嗨哦

惊不惊喜

意不意外

嘻嘻嘻

提取文字真好用

虽然大部分都是错的这就很烦了。。。

璃夜每天都在写文,每天都在说自己回家要更文…


but。。。


我好像做不到诶。。


诶嘿!


内测玩家 @墨·不顾正业·萌新咸鱼·莫得感情也莫得钱·是个孤儿·澪 已经把我写的所有文都看过了😂😂😂


米娜桑新年快乐呀!


今年,


璃夜要继续发挥人类本质!


所以…


你们的文!


就去找去年的我吧!


咕咕咕咕


【魔道/凹凸】初雪

★ooc日常有不想解释


★咕咕夜咕了这么久终于想起要更文


★我们南方终于下雪了!


★脑洞就那么点,能写多少写多少。。。









Ver.蓝曦臣

     那年除邪回云深不知处,路过彩衣镇时突降初雪,人们纷纷驻足望着这万丈苍穹中降下的雪花,她也在其中。


     仅仅只是瞧见了她,可没想到这一眼,便是终生。













Ver.薛洋

     “不过是雪而已嘛,有什么稀奇的。”薛洋瞧着一旁痴痴盯着雪花的你一脸的不屑。他抬手,轻轻抚去落在你头上的片片雪花。


     “雪来得真晚,还以为今年不会下雪了呢。”


     “这对你有啥意义么。”


     “有,当然有!”你转头,严肃的盯着他。从没见过你如此的严肃,薛洋也稍微正经了一点,不再那么的嬉皮笑脸。


      “因为…第一次遇见洋洋,也是在下雪的季节呢!”


       不过是场雪,却因你而变得不同于平凡。

















Ver.嘉德罗斯

     凹凸大赛难得会下雪,你静静的望着远方逐渐换上银装,可旁边那灼热的视线让你不能再这么安静的看下去了。


     “内个…罗斯,怎么了吗…?”你转头有些尴尬的说着,然而嘉德罗斯并不甩你一下就转过脸去。原以为自己可以安心看雪了,结果一会又感受到了他的视线…小祖宗你到底要干啥啊…


     “也就安静的时候比较好看罢了…”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嘉德罗斯小声的说着,他拉了拉围巾,遮住了他泛红的脸颊。


















Ver.蒙特祖玛

     祖玛生性冷淡,这你一开始就知道,不过没事,你早就习惯了。


     “诶?祖玛你怎么来了?”你惊讶的看着她为你披上外套裹好,然后就静静的站着。


    “祖玛?”


    “以后,也以前看雪吧。”


    


【阴阳师乙女】2.5倍概率什么的都是假的!!

★八岐单人向

★怨念max

★我五十发票子全沉了

★好难过好悲伤

★ooc多到不想解释

★哇的一声哭出来







     “最后一发十连一定能出八岐!”你握着手中最后11张票子这么想着,然后一下将那十张票子丢进了召唤阵。红光闪烁…

     Duang——

     四星狸猫……

     三星贾玲玲……

     SR×3………

     “说好的2.5倍爆率呢!!!我50发怎么一个ssr都没有抽出来┴─┴︵╰(‵□′╰)!”愤怒的你将手中的那最后一张票子摔在了地上!

     “呜…都是骗人的,什么2.5倍爆率嘛!假的!都是假的!”你气的坐在地上一下哭了起来,心里满是对无法抽到八岐的委屈。

     “是你召唤我吗,人类。”清冷的男音响起,你抬头,对上了他紫色的瞳眸。

     “八…岐?”

     “就是你么,弱小的人类。”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你,眼中满是对你的不屑。

     “呜…呜哇!!我抽出八岐了!!”

    “喂,你个人类!”你不顾形象,一下子扑向了八岐大蛇,完全不在乎他对你的厌恶。

   当然这都是曾经的事…




















现在………

      “喂,人类,起来工作了。”八岐轻轻的推了推裹在被窝里的你,你不满的哼着,推开了他伸来的手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要睡觉…八岐你别吵我…”你迷迷糊糊的回了他一句后,扯着被窝抱住他接着睡。看到你这耍赖一般的样子,原本高傲的邪神无奈的笑着,微凉的指尖戳了戳你的鼻头。

       “笨蛋,睡得跟猪似的。”

【魔道乙女】淦!你们这帮臭男人!

★璃夜的傻屌脑洞不解释


★ooc日常有不解释


★不喜勿喷,ky退散


★还有…


★我想当只咕咕咕可以吗ヾ(^▽^*)))















Ver.蓝曦臣

     “臭曦臣,坏曦臣,打死你这个大骗子!”


     此刻,你正跨坐在蓝曦臣腿上,小粉拳不轻不重的捶着他的胸口。蓝曦臣笑着,任你这么捶着他,拿起身边的披风轻轻为你披上。看到他的笑颜,你更来气了。


    “你这个大骗子还笑!说好的就一次,你昨晚做了多少个一次!弄得我腰酸背痛的,你还笑得出来!”你委屈,没想到自家夫君居然是这样一个男人,他表面是个正人君子,可私下呢,他像只狐狸一样把你这只小兔子吃得紧紧的。


    “因为那样的夫人是在太可爱了,所以涣才忍不住多做了几次…”说着,他一个翻身便将你压倒,手撑在你头的两侧依旧一脸无害的笑着。他俯身,温柔的在你耳边轻语。


    “那样的夫人,涣很喜欢,想多看看呢…”


    ………


    ………


    “泽芜君你的雅正呢!!!!!!!”



    事后你毫不保留的吐槽着,蓝曦臣则做在你身旁小心的帮你揉着酸痛不堪的腰。


   “好喜欢夫人,涣想对夫人好,一辈子宠着夫人。”


    呵,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薛洋

     虽说自家洋洋很可爱,可每次都抢你的糖不给你吃这就过分了。这次,不管他怎么撒娇卖萌哄你,你绝对不会理他!【flag立好了】


    “小娘子?小娘子你生气了?”

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不理你,说不理就不理


    “小娘子你就这么想吃糖吗?那洋洋把糖都让给你,你理理洋洋好不好?”你歪过头撇了他一眼,然后转过去接着不理他。见你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,薛洋自己剥开糖果吃了起来,看到你那气鼓鼓的样子,他坏心眼的笑了,走到你面前捏住你的下巴一下吻上了你的嘴唇,你的惊呼被他全球封住,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他。他的舌灵巧的撬开你的贝齿将糖送入你口中,甜腻的感觉在齿间游走。他勾起你的小舌共舞,直至你有些缺氧了以后才恋恋不舍的将你松开。


    “小娘子,洋洋都给你糖吃了,你就原谅洋洋吧~”他一脸献媚的冲你笑着。此时的你脸色绯红,羞涩不已。你轻轻抬手打了他一下,薛洋似乎得到默许一般,一下子扑过来抱住了你。


    “以,以后你不许抢我糖吃!”


   “好~糖是小娘子的,小娘子是我的~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蓝思追

     蓝思追受伤了,原因在于你。若不是你没有注意身后逼近的凶尸,他也不会受伤。


    你小心的剪开他的衣服,灵气为他治疗伤口,同时趋散他伤口所粘染上的尸毒。他就那样静静的坐在你面前。任你给他处理。

   

    “包扎好了。”你冷冷的说着,为他绑上绷带的手故意用力,疼得他龇牙咧嘴的,可脸上很快恢复了往日温和平静的笑容。


    “多谢姑娘。”他温柔的说着,没有责怪你的意思。看着这梓自他,你低下头,心中的愧疚压得你有些喘不过气。


    “姑娘?”他小心的寻问着。你不言,书手轻轻的捶打着他的胸口然后一下将脸埋进了他胸口。面对你这实如其来的举动,蓝思追愣住了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
    “姑、姑娘?”

   

    “为什么…为什个么要对我这么好,这样的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啊…”明明不想哭,可眼泪却擅自溜出了眼眶将你的声音染上了哭腔。看到你这样,蓝思追无奈的笑了笑,手温柔的摸着你的头安慰你,任由你在他怀里宣泄心里的愧疚。他轻轻的将你拥住,让你更靠近些。


     “没事的姑娘,小伤而已不要紧。”


    “为了姑娘,思追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
    “因为…姑娘值得拥有这世上最好的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Ver.蓝景仪

     平地摔了一跤的你此时显得灰头土脸的,蓝景仪不仅不来扶你还在旁边放肆大笑着。


    “哈哈哈你是笨蛋吗!!哈哈哈!!平地都能摔你了真是个人才哈哈哈!”


    “………”


    “我是___,我现在气的雅痞,我可以杀我男人吗?”【当然可以宝贝】←迷之音。说完,你的佩剑出现在了你旁边,你翻身而起,抄起剑便向蓝景仪劈去。


    “蓝景仪你个小王八羔子!姑奶奶今天就要送你去见蓝家祖上!你彻底失去我了!”


   “诶!!你别动剑哇啊!!!”


   【emmmmm…内个…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和大声喧哗啊……】








   


    



我想当只咕咕咕

字数爆表不想码字

很难受

咕咕咕

我要回归人类本质

咕咕咕咕咕